当前位置:衍墨轩小说>书库>武侠仙侠>创佛录> 第三章 菩提丘.清莲池

第三章 菩提丘.清莲池

    创佛录最新章节

    第三章菩提丘.清莲池

    和宸入得清莲之内,本就要发动天磬,内外夹击,震破这道法器。哪里料到,这清莲内别有乾坤,一切法器、法术尽皆失效,仿佛一切都成了虚无。茫茫虚空之中,就余了混沌之色的清光,宛如蜃雾一般飘渺流转。就连和宸身边的护体佛光,也在这清莲内的世界中慢慢消散作空。

    和宸修成佛陀业果,已不生不灭,化身永恒之道,就算是三清齐出,也只能将其镇压,而不能把他灭杀。他所发出的佛光,也自然悬于三界五行之外,能照彻世间虚实。这等大神通,仍旧抵挡不了清莲内的神秘化解之力,和宸亦是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忽然从如同须弥之外的遥远距离上,划过一道流星般的火色,直投和宸而来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炚妃,她也被清莲收了进来!”只是在这清莲内的虚空中,一点法力也施展不出,炚妃虽然想与和宸会和,却也只能顺原先轨迹移动,却要与和宸偏差许多。

    佛陀金身,从和宸身上透发而出,长大到亿万里之巨,用手一捞,就将炚妃捞了过来。虽然法术法宝都不能使用,但这金身却还能如意运使,只是也无法外放佛法,只能展露一些躯壳上的神通。

    炚妃被和宸接入佛陀金身之内,立时由妖身换成人形,跌到和宸怀中。原来炚妃为了抵抗清莲世界内的寂灭之力,损耗了大量的本命妖元。

    在清莲之内,一切术法都已失效,和宸自然也无法为炚妃回复。他只得拥着炚妃,在金身的守护下,慢慢挨过。好在和宸的金身,无法为清莲所动,能护得二人周全。

    在清莲世界内,时间仿佛无尽流逝,势要将内中的一切,以时光消磨入灭。和宸明白,那是清莲内的禁制,以操纵清莲世界内的时间手段,将瞬间化作无尽未来,任你大罗金仙、乃至是太上仙人,在无尽时间中,也一样要被时间磨灭。

    和宸在自己所造的大小千世界中,虽然也可以以意念操纵时光运转,但也没法有那么大的神通,化瞬间为无尽未来,那是佛祖才有的手段。

    然而和宸虽然不能施展法力,但佛法真念尤在,以佛法本心,谨守自身的本相,永恒岁月不过自己一念之间,显现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三位归元的无上妙法,终于抗过这清莲内的消磨禁制。以和宸的佛陀业果,抵过这等禁制也非难事,只是想要破解,就得晋升到佛祖境界。

    却说西方教的三位上使,携清莲法器,返回了西方教总坛,觐见教主回报。

    这朵清莲,乃是自西方教圣地,功德莲池内采摘出的莲花,以西方教妙法运转,自然就有无量神通。只是在使用过后,则必须归还回莲池。清莲法器回归莲池后,又将落回原先的花茎上,还原回功德莲花。

    功德莲池内,还有一座小岛,名为菩提丘,西方教两大立教根本之一的菩提神木,就生在菩提丘之上。功德莲池本身,乃是由西方教两位元祖教主所置,内有无穷,只有修炼西方教妙法,达到“元清”境界,离三清般圣人境界,只有一步之遥时,方能在功德莲池内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如今西方教上下,也只有教主一人,修到了元清之境,清莲法器,自然只能由他来取或还。

    “三位上使此行辛苦了。”西方教教主也不见动手,清莲便自动飞落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余上使和邹上使,元神受到了些损伤,可各自去领一颗清莲子丹服用。臣上使虽无恙,亦可领一丹,以助增进修为。没料到这次有清莲之威,三位上使仍有两位伤及根本,倒是我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臣上使乃是这次外派的三位上使之首,闻言,望了那端坐在莲花相的云气之上,飘渺得宛如幻影的教主,道:“此子修为的确深厚,若非借助清莲法器,我等三人怕都要饮恨当场。说来惭愧,就连清莲法器,我等也曾一度以为,要毁于敌手。”

    西方教教主微微一笑,道:“清莲法器,自封神时代去后,便极少有过动用,到了如今,因无人见识过它的威力,有所怀疑也是常理。”

    西方教教主,松开拖着清莲法器的手掌,那清莲自然悬浮起来,放出悠然法华。“你们应当知道,我教二位元祖教主,都是通彻了大道的圣人,而功德莲池、菩提丘,都是他们精心所布,里面的每一分存在,皆等于圣人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圣人手段!”三位上使,这才清醒过来,知道之前自己手中所掌握的,究竟是怎样的一件法器。自二位元祖教主破碎太虚而行,去了那玄秘浩大得无法想象的宇宙界,已过去了不知多少万载,西方教上下,早就忘记了二位元祖教主的风光。

    道教有三清,西方教虽为道教分支,但毕竟出了两位圣人,所以才能独立于道教之外,而又与道教并列。

    在封神之役时,道教内部截、阐二派相争,西方教又掺和其中,虽然大大得利,但也与道教结下了仇怨。后来西方教二位元祖教主破碎太虚,不知所终,道教三清,却在神州界上方不远的宇宙界中,定了一颗太极星,正悬在在神州寰宇上方,以为居所。

    三清道尊的威压,自然时刻笼罩神州之下,天下修道之人,莫不拜三清为祖师,就连西方教内,也有许多人,隐约视三清为本门太祖。

    只是既然道门有三清撑腰,又与西方教素有仇恨,却从未敢正面硬撼西方教,便是因为西方教两位元祖教主,留下了功德莲池和菩提丘的缘故。

    功德莲池、菩提丘仍在,便等于二位元祖教主神通尤存,乃为西方教立教之本,除非三清联手,否则休想灭掉西方教。

    这时,西方教教主又道:“就算是三清前来,落入这清莲法器之中,也要费上一番功夫,才能破出。至于一般修士,则要被里面的寂灭念境,给化作元清上虚,形神俱消。就算能窥见几分大道,抗过寂灭念境,亦要被清莲中的‘刹那永恒’,加诸上无尽时光,被永恒的时间所磨灭。”

    无论再高明的修士,若不能通彻大道,成就圣人永劫不磨之体,都要遵守阴阳循环之道,在无尽时间长河中,历经盛极而衰的过程,最终磨灭至虚无。

    闻得清莲还有这等手段,被和宸所伤的邹上使,也不由得笑道:“那个家伙死在如此高明的圣人手段下,也算是便宜他了。”

    接见过后,西方教教主身形隐没,又在功德莲池中,浮现出了人影。清风吹过,夹杂着莲池独有的灵气,修为稍弱的人,若是让这灵气淬过,都能直接提升数个修为档次。无数清雅的莲花,在风中摇摆,似要将人的心灵,都涤荡得清净无比。

    西方教教主伸手一抛,那朵清莲法器自然飞出,寻到了原本生长的莲茎上,又连接了回去,还原回一朵活生生的清莲,随风摇曳,形影很快就淡没在了一众莲相之中。西方教教主衣袖飘飘,离开了莲池,浑然不知,下面即将发生的大事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